1. <p id="ghezi"></p>
    <p id="ghezi"></p>
    1. <acronym id="ghezi"></acronym>
    2. <tr id="ghezi"><label id="ghezi"><tt id="ghezi"></tt></label></tr>

      <table id="ghezi"></table>

      歡迎來到慧管家官方網站,本公司主做常州注冊公司,常州工商注冊,常州工商代理
      咨詢電話:0519-88888089
      新聞動態
      Contact us

      電話:0519-88888089

      地址: 常州市天寧區麗華北路291號外貿大廈5樓508室

      新聞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用這招,“一步到位”識別銀行總部稅收風險
      來源:本站   點擊:105   時間:2021-03-19
         

      編者按 2月26日,本欄目刊發了《借助“兩單速審”工作法,有效管控銀行業稅收風險》一文,介紹了國家稅務總局重慶市稅務局第一稅務分局借助“兩單速審”工作法,精準識別銀行稅收風險的做法。北京市稅務局第一稅務分局銀行業分析團隊看到此文后,認為“兩單速審”工作法,的確是有效管控銀行業稅收風險的好思路。結合北京市稅務局第一稅務分局管控銀行頭部企業稅收風險的實踐看,突破銀行業稅收風險管理過程中取數難、分析難和應對難的問題,還可以借助兩個有效工具:調查問卷和取數表格。

       
       

      北京聚集了眾多銀行總行,產品復雜度高、重大交易較多、業務形態新穎等特征較為明顯,稅務機關如果運用傳統稅收風險管理手段,會面臨金融產品品種多與財務報表項目少的矛盾,導致基于財務數據分析的風險較為粗放。同時,還會面臨金融業務復雜多變與稅收政策細化程度不足的矛盾,導致稅收政策執行存在不確定性。近年來,在稅務總局大企業稅收管理司的業務指導下,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稅務局第一稅務分局在總結以往工作經驗的基礎上,借助調查問卷和取數表格兩個工具,有效突破銀行業稅收風險管理過程中取數難、分析難和應對難的問題。

      問卷+表格
      快速鎖定稅收風險
       
      近兩年,北京市稅務局第一稅務分局對5家銀行總行開展風險管理工作,確認稅款入庫達39.68億元。稅收風險管理的成效之所以比較顯著,就是因為該局重視調查問卷和取數表格兩個工具的綜合運用。
      原來,北京市稅務局第一稅務分局針對銀行總部特定交易事項,設計專門的調查問卷和取數表格,從企業采集關鍵信息和一些金稅三期系統中尚未涵蓋的核心數據,再利用配套的分析表格,判斷企業是否存在相應風險,框定風險規模,實現風險指向和風險鎖定“一步到位”。
      具體來說,該工作法以銀行常見的貸款損失準備金、國債利息、補充醫療保險、金融機構間跨境資金交易、農信社改制和抵債資產等業務為基礎,根據不同業務設計了13套“調查問卷+取數表格”,涵蓋17個涉稅事項,60個風險指向,具有普遍適用性。如果出現稅收政策更新的情況,只需在調查問卷和取數表格上進行相應內容更新和調整,就可確保調查問卷和取數表格不會因政策更新而作廢。值得一提的是,工作團隊考慮到銀行總行和一級分行的差異性,還針對抵債資產、補充醫療保險等事項分別設計了不同的調查問卷和取數表格,提高了獲取數據的有效性和全面性。
      為了減少納稅人的負擔、提高取數效率,取數表格涉及的數據與問卷提到的特定業務高度相關,且從企業財務或業務系統的已有數據出發,確保銀行企業容易提供。同時,調查問卷和取數表格充分考慮行業核算規定和業務產品特點,主體部分問題若無法簡短表述,均通過“填表說明和注釋”予以明確。因此,即使涉及金融市場部、金融同業部、人力資源部等其他部門的數據填報,也無須進行口徑溝通。

      幾套調查問卷和取數表格,就識別并確認5家銀行總行近40億元的稅收風險,背后究竟有啥訣竅呢?據悉,這13套調查問卷和取數表格,均由稅務干部自行設計,主要包括三個步驟:宏觀著眼,定位重大事項;微觀分解,明確取數邏輯;閉環驗證,保證真實有效。

      問卷設計
       關注政策口徑細微差別
       
      所謂宏觀著眼,就是確定好銀行企業常見的稅收風險點在哪——這就要求設計人員既要熟悉銀行業的法律環境、監管環境和稅收環境,也要了解銀行企業的整體運營管理、會計核算和信息化系統。在設計調查問卷時,重點關注會計準則和稅收政策存在差異的事項、行業監管和稅收政策存在差異的事項、稅收政策更新條款涉及的事項、銀行業創新金融產品的涉稅事項和具有銀行行業特色的涉稅事項。為方便納稅人填寫,調查問卷的答案設置了正列舉選項,納稅人以勾選答案的方式回答問題即可。
      舉例來說,貸款損失準備金是銀行的常見業務,同時行業監管文件和稅收政策對其概念的界定存在差異,而這種差異很可能導致銀行的政策適用錯誤。因此,稅務干部在設計調查問卷時,就會關注到其差異性。
      《中國銀監會關于進一步加強信用風險管理的通知》(銀監發〔2016〕42號)規定,銀行業金融機構應將貸款(含貿易融資)、票據承兌和貼現、透支、債券投資、特定目的載體投資、開立信用證、保理、擔保、貸款承諾,以及其他實質上由銀行業金融機構承擔信用風險的業務納入統一授信管理。根據《財政部關于印發〈金融企業準備金計提管理辦法〉的通知》(財金〔2012〕20號),金融企業承擔風險和損失的資產應計提準備金,具體包括發放貸款和墊款、可供出售類金融資產、持有至到期投資、長期股權投資、存放同業、拆出資金、抵債資產和其他應收款項等。

      在稅收政策方面,《財政部 稅務總局關于金融企業貸款損失準備金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有關政策的公告》(財政部 稅務總局公告2019年第86號)通過正列舉的方式,明確允許稅前提取貸款損失準備金的資產范圍,包括貸款、銀行卡透支、信用墊款、進出口押匯和同業拆出等,并提到除了列舉資產之外的其他風險資產,不得提取貸款損失準備金在稅前扣除。相比較而言,稅收政策口徑下的貸款損失準備金范圍更小,但是銀行企業在適用政策時可能會出現混淆。設計人員發現具體口徑差異后,在問卷中提出了一個很有針對性的問題:是否對買入返售、應收賬款類投資、存放同業、其他債券投資、理財資產等資產,計提允許稅前扣除的貸款損失準備金?根據這個問題的答案,就可以比較清楚地知道,銀行是否將不符合稅收政策的貸款損失準備金做了稅前扣除處理。

      表格設計
      匡算稅收風險規模
       
      設計取數表格時,需要將特定事項涉及的數據,從眾多數據中分解出來,并明確各個取數附表間的邏輯,針對銀行系統既有的科目余額,提取相關數據,通過表格計算出稅收風險的規模。這就要求設計人員熟悉財務管理軟件自動處理、會計科目由信息系統標記與歸集等銀行業會計核算的特點。同時,還要把握“數據采集簡化、填報說明清晰、取數口徑明確”的原則。
      同樣以貸款損失準備金事項為例。該事項的取數表格共包括4張附表,表1為準予稅前扣除貸款損失準備風險資產明細表,通過此表數據可計算出符合稅法概念應計提的貸款損失準備金;表2為稅法口徑貸款損失準備年末余額表,通過匯總數據驗證表1的資產明細準確性;表3是會計口徑貸款損失準備數據明細表,通過此表數據可計算出企業按照會計概念已經計提的貸款損失準備金;表4是年度貸款損失準備和貸款損失申報表填報信息,通過企業申報表數據計算出針對準備金計提的稅會差異,確定企業年度申報時已經申報納稅調整的金額。同時,根據表1、表3的計算結果,通過差額方式計算出按照稅法要求,應正確調整的準備金金額,最后將企業年度申報中已經申報納稅調整的金額與按照稅法要求應正確調整準備金金額進行比對,計算出企業應該補充調整的應納稅所得額。
      筆者在實務工作中感受到,銀行總行整體的稅法遵從意識較強,主觀逃避繳納稅款的情況比較少見。因此,防止企業稅務部門因產品復雜、創新較快出現誤報、漏報問題,是管控銀行總行稅收風險的重點工作。為確保數據填報的真實有效,工作團隊會抽查部分數據與相關稅種的申報表、銀行科目余額表、監管報表的信息比對,進行閉環驗證。

      銀行填報調查問卷和取數表格的過程,其實就是企業進行專項稅務風險自查自糾的過程。無論是銀行企業還是稅務機關,都要舉一反三,用好這一檢查結果。對于銀行企業來說,如果在填寫調查問卷及取數表格時,就已經發現自身存在稅收風險,可以與稅務機關主動溝通,及時確認并補繳稅款。

      來源:《中國稅務報

      原標題:《調查問卷+取數表格 “一步到位”識別銀行總部稅收風險
      作者單位: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稅務局第一稅務分局
      責任編輯:楊鈺霞

      屠杰琳

      ?
      人与动人物欧美在线播放
      1. <p id="ghezi"></p>
        <p id="ghezi"></p>
        1. <acronym id="ghezi"></acronym>
        2. <tr id="ghezi"><label id="ghezi"><tt id="ghezi"></tt></label></tr>

          <table id="ghezi"></table>